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台州深观察

台州:久未完工的农污工程

台州深观察 责任编辑:陈胜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12日 09:06 阅读次数:86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美丽乡村建设,治污是重要一环。近年来,我市深入实施美丽乡村建设,加强整治农村环境,加大投入,对农村污水进行截污纳管。然而最近,黄岩院桥镇沙门金村的村民却向我们反映,他们村的农污工程因为迟迟未能完工,导致现在村民的生活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这是怎么回事?请看记者的调查。

      鲜花,绿植,小桥,流水,沙门金村的居住环境看上去挺不错,然而,村民们见到记者,却一个劲地说现在的生活没法过。

      村民:“臭得我现在门都不开了,村子里的人过来都说臭很臭。做戏看戏的都说太臭了,我们家的门和窗子都没有开过。”

      村民:“像我们这两排房子,我这排是最近的,我楼上的窗户都不能开,开起来我厕所里面返上来的味道,真的是不能闻。你想想已经差不多一年了。”

      沿着村道行至里吉河,臭味越发明显,在河道边我们看到的是这样的画面:一根口径15厘米左右的管道正向里吉河排放浑浊的污水,泛着白色泡沫,许是长时间污水排出,沿水管的这侧河道已经明显发黑,废旧陶罐、铁桶等生活垃圾漂浮在河面上。

      村民:“一年差不多。”

      拉开这扇大铁门,如今里面已经被水泥浇筑,变为平地。村民说,这里是之前供全村使用的集中化粪池,以前的时候,村里并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臭味。

      村民:“以前都正常呀,没有味道。一点味道都没有,我在想是不是总村的化粪池接管子的时候不知道是排不出来了,是堵了还是怎么了?具体情况我们也不太清楚。”

      村民们认为,发臭的原因与村里正在实施的农污工程有关。

      村民:“也去反映过,反映过,他说什么东西还没弄好。你东西没弄好,你这半年了,我们没法生活对不对。”

      村民:“叫我们克服,我们克服到什么时候?已经一年多了。”

      那么,这处排污的水管到底是不是未完工的农污工程管线,为何村民多次反映问题却一直得不到解决。记者首先来到黄岩区院桥镇了解情况。

      黄岩区院桥镇农办主任叶卫彬:“沙门金他们村也是2017年度的农村生活污水工程。沙门金,按照设计单位的原来设计,把沙门金村的生活污水纳管以后输入到隔壁村沙门淤的污水管道,然后通过沙门淤的污水管道输入到二级管网然后再输入到镇北污水处理厂。”

      叶卫彬告诉记者,这处发臭的排污管,是全村的生活污水总管,按照协议,沙门金农污工程的合同工期是100天,2017年4月14日开工,2017年7月23日竣工。但实际上直到今天都没有完工。

      黄岩区院桥镇农办主任叶卫彬:“工程施工(拖延)的原因,前期的原因,因为我那个时候还没在农办,也不是我,生活污水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去年年底我到农办以后,我在18年上半年,四五月份应该是四五月份我才了解到。”

      2018年四五月份,开工一年后,叶卫彬接到村民反映,才了解到该农污工程因一处提升井选址,产生政策处理问题而停工。

      黄岩区院桥镇农办主任叶卫彬:“按照原来的设计图纸选址,在沙门金进村道的东边,一个村民,一户良田里面。我向他们沙门金村村长书记了解了之后。当时这个提升井选址的村民,他不同意,不同意提升井放在他的田里面。一直估计就是这个原因,沙门金的污水(工程)就停滞在那里了。”

      因为一直无法与村民就提升井位置一事达成一致,相关部门于是更改设计方案,今年9月,新的设计图纸出来,施工方继续入场工作。但记者发现,三个月时间过去了,已经更改至入村口道路的提升井工程仍然没有完成。

      黄岩区院桥镇农办主任叶卫彬:“已经在施工。在施工,我们一直在催促施工队伍加快工程进度。但是这个施工队,我们业主有时候也指挥不动。你电话打给他,他理也不理你的。电话也不接。”

      那么,本应一年前完成的工程,为何拖延到现在?记者也电话联系了该工程的施工方,浙江万兴工程有限公司该项目的负责人罗卫平,他告诉记者,除了一系列包括提升井在内的政策处理不到位外,另一方面,本该按照工程进度所支付的工程款,也没有按照合同及时支付,这也是造成现在这一局面的原因之一。

      浙江万兴建设有限公司项目经理罗卫平:“资金方面的话,你也没有按照合同方面付,报上去最起码都得两三个月。就说沙门金这边这个标段它合同价是170万。然后我们这个工程的话,就剩那么一点,出水的这个位置接通就好了。我们的钱就拿了五六十万。拿了47%,差不多50%。”

      记者了解到,农村生活污水工程款先由施工单位上报工程进度资料,监理单位审核签字报所在乡镇,乡镇根据工程进度审核同意签字后再上报区农办审核,区农办审核后确定支付金额,再由区农办把工程款拨付到所在乡镇,施工单位开具发票后到所在乡镇支取。

      浙江万兴建设有限公司项目经理罗卫平:“如果说我们这一期的报表,我们的工程量,打个比方说做了100万,我们报表上去,按照合同的话,总得75%到85%左右。现在工程款付的话也就付到45%左右。”

      我们看到,按照合同,工程进度款由承包人每月25日前将当月实际完成的各部位的已完工程量报告交由工程师,在确认计量结果后14天内,发包人承包人支付工程进度款(含工程变更进度款)的75%,成功完工后,付至已完工程造价的85%。从最近的一次工程进度款支付证书中,我们看到,6月1日上报的21.87万元的款项,最后由黄岩区农办审核后支付了14.88万元。这与合同中按照75%计算出的16.4万相差一万多元。

      黄岩区农办主任助理陈望:“我们区农办,我们拨付的依据就是根据他上报上来的一些数据,相应的按照现在当季的管材的信息价,或者施工这种定价的信息价,最低限额的,以最低限额的方式拨付进度款,就是这样的。”

      对于区农办究竟有没有拖欠施工单位的工程款,陈望表示:

      黄岩区农办主任助理陈望:“他自己8月份报上来,也就这么点东西。那肯定是这样子的,他没报上来,我们不可能。这个我们感觉是不成立的,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新的项目报上来。他没有实施工程的报什么进度款。8月份到现在他没有实施,证明就没有实施,那就不需要报进度款。对不对。”

      对于工程拖延,作为该项目的监理单位,浙江天正项目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又是否知情,工程一拖再拖,为何没有采取相关措施,督促该工程加快进度。

      浙江天正项目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现场监理童根茂:“其实这个问题我们也很为难的,他们施工单位跟业主区农办,他们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我们夹在中间是最难受的。像我们到现在,监理费也没有算来的。很多地方工程都是没有完工的,现在污水工程。区农办,他们那边领导换了新的领导上来,估计也不了解情况。所以他们也没有主动说工程什么时候要完工。所以说这个东西就扯来扯去。吵了一年多了,还是这么一个问题,区农办没给(足)钱,施工单位不想做,就那么个情况,不愿意扫尾。然后就是说造成水集中,本来是分散污染的。”

      就在记者采访的前一天,12月4日,院桥镇联合监理方给施工单位浙江万兴建设有限公司发函,要求其加快施工进度,在今年12月20日前完工。

      黄岩区院桥镇农办主任叶卫彬:“我们没有办法,所以你刚才看到的,我要求监理方我们发一个函。给中标单位叫他限期,假如他限期完成不了,我们抄告到黄岩区住建局,由他们的主管部门通知他们。我跟他们也这么说,我说上半年我就要求你们发函。然后监理单位一直不给我发。其中的情况,我也有点搞不清楚,监理单位跟他们施工单位究竟怎么个情况。”

      浙江天正项目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现场监理童根茂:“以前的时候一直施工单位都说在做在做现场,看看今天小工今天两个在做,明天两个在做,是这样在搞,没有完全停掉,现在就是去农办钱,要不给要要不给他就全部停掉了。原先政策处理没有处理下来,也是一部分原因。”

      采访时,黄岩区农办与院桥镇农办及施工方当晚来到现场并表示,会加快进度,争取在12月20日前将该农污管线工程全部施工完成,施工期间会采取临时措施,用泵将污水抽至沙门於的二级污水管。

      黄岩区院桥镇农办主任叶卫彬:“原来6月份的时候,按照我们一般来说居民的生活用水量比较大,导致了我们这里面二级管网的水位很高,再加上我们镇北污水处理厂,处理能力不够,平时的水位都是很高的,沙门金的污水用水泵临时抽也抽不过去,到了冬天一个是我们居民的用水量,污水量也减少。第二个,我们镇北的污水厂从原来的2万吨每日的处理量扩大到了4万吨了,现在水位降下来了,可以用临时的水泵,通过临时的管道把这个污水抽到送到沙门淤的二级管网。”

      主持人:新闻里监理单位说到,施工单位和业主单位,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在我们看来,事实未必如此,因为一张合同约束工程双方,谁按合同办谁有理。目前影响工程进度的,最主要的是两个原因,一个是政策处理,一个是工程款给付。我们只想问一个问题,谁曾考虑那些在恶臭中生活的村民?现代社会每个单位和个人,都要有起码的契约精神,作为政府部门应该民生着眼有更多责任担当,希望接下来,别因为所谓的“公婆之争”,让治污工程变味成了致污工程。

    文章来源:台州深观察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