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台州深观察

温岭:双透村 难“透”水

责任编辑:陈胜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24日 09:19 阅读次数:532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自“五水共治”工作开展以来,我市各地水质显著提升。为切实巩固整治成果,紧紧围绕劣Ⅴ类水剿灭目标,2017年台州将治水重点延伸到小塘、小沟、小渠等小微水体,全面打响小微水体整治“巷战”。但近日,我们栏目接到温岭市箬横镇双透村村民反映,该村去年就已经对村庄的小微水体进行全面整治,但一段30多米的排水沟却落下了,排涝因此收到影响。来看记者的调查。

      村民:“小的时候河水很干净,很干净的。”

      村民:“原先的河都是很宽的,都是五六米宽的,到最后都形成现在不到两米,杂草丛生。”

      很难想象,村民们记忆中的小河,现在成了眼前的模样,这条村民叫不出名字的小河,被村道分割成两段,中间由一根粗管相连接,总长约40米,由西向东流向八份浦河。在村民的眼里,这条小河除了承载儿时的美好记忆,同时也是农田灌溉,防洪排涝重要的组成部分。

      村民:“很重要的,包括那边这个谁都往那边走,通到那边八份浦。”

      村民:“这条河主要是保障我们是老百姓的下大雨,水流出去的主干道。”

      2017年,箬横镇对剿劣工作做出部署,对全镇的村镇级河道及小微水体进行整治,这条无名的小河当时也被村里列入疏浚名单。东边的河道看上去要比西边宽一些,河床用砖石修葺过,不过河面上却有不少的生活垃圾。村民们说,这已经是村里整治过之后的样子了。

      村民:“(2017年)七八月份这个石头砌好,就没有人来管理什么,搞一下垃圾没有。”

      村民:“农村里面的人素质也没有的。垃圾肯定乱扔的。风也比较大,一刮起风的时候,刮都刮到河里去了。”

      村民:“日常保洁没有人管理的。”

      而西边的河道宽度不过一米,河水成了一条细流,站在村道向西边望去,一米多高的杂草遮住了视线。

      村民:“一到下雨的时候,这边就被淹掉了。水排不出去,肯定要淹的。一直都是这样的。没办法处理。”

      村民:“今年(2018年)这边这边都清了。就是这里还没有清。这里就是户里面不肯,要动到他的地了,有些人不肯。所以说只是清理了垃圾,冲河泥还没有冲,这条是这样的。”

      记者从未清淤的河道边看到,空地上堆放着多根树桩,村民们说,这本来用于河道整治的,如今一年时间过去了,木桩依旧闲置在这里。为何同一条河,一段整治,而另一段却被落下?记者就此事联系了双透村的党支部书记朱福君。

      温岭市箬横镇双透村党支部书记朱福君:“我们去年(2017年)泥浆要灌掉的,有一两户不同意,八九月份我们要把这条河给疏通掉的,村民不同意,我们木桩买来都放在那边。整排的村民过来,只有一两户不同意,我们要求他把占河道的两块石头往里面挤一点,挖机给它挖掉,他意思就是说他门前有个风水墙不让我们动,你说风水墙了谁去动它,你也知道农村里面,老百姓说风水墙,我们也不想参与进来。同意的话我们肯定早就做了,去年就疏了,没必要叫你电视台来。”

      朱福君表示,要清淤必定要对周边的地势造成影响,所以需要木桩固定,桩不能打,工程也无法进行,所以本该一同清淤的河道却留下三十多米无法整治,造成了现在的局面。村里对该河道的保洁工作主要靠村干部巡查,并没有固定的保洁员进行日维护。

      温岭市箬横镇双透村党支部书记朱福君:“我们偶尔会清一清的,但是说了他们一定要扔下去对不对,我们地方上什么习惯都没有养成。我们就是有时候干部去转一下,看了不行了就叫人来清一下。我们专门的保洁员就是扫马路,我们整村的河道几十条啊,就是干部巡下去,觉得哪条河道不怎么干净我们下去派几个人清一下就这样。”

      那么,下大雨双透村经常被淹,小河河道清淤工作也没有全部完工,所在乡镇是否知情?记者来到了箬横镇,镇五水办主任对照着当地的河道图表示,村民反映的家门前的小河在河道图中并没有明显标注,所以也不能称之为河道,只是一条村里的水沟。

      温岭市箬横镇五水办主任叶龄芳:“定性就是水沟。可以属于可以不属于,水沟的话就是农村的排水沟属于小微水体。它主要是作为农田的排水,或者是村庄里面的排水沟,但我们也不认定它是小微水体,如果说你是大的水沟,那可以作为小微水体是这样定义的。这个是小微水体,所以说这个小微水体负责是村里面负责的,就是管理的。”

      叶龄芳表示,村镇级河道的治理及日常维护工作由镇里负责,而小微水体则是交由村里自行处置。对于排水沟的要求就是消劣及水流畅通,是否疏浚不做强制要求。

      温岭市箬横镇五水办主任叶龄芳:“水沟的标准就是水低于地面,只要有水能排出去它就是可以不用疏的。我跟你讲,这块地,我就没看到它淹过。这块地我看了,它淹过,老百姓怎么讲我不知道,但是这块地我是看到它淹过。水沟的作用一般就是农田的排水,少一点不是说大量的,因为它是排不出去。大量的水还是通过河道排,其他的水就是通过小水沟排出去的。”

      而对于双透村村民说的,雨天排水困难的问题,叶龄芳也给出了他的看法。

      温岭市箬横镇五水办主任叶龄芳:“双透村的地淹了,不能说是水沟的影响。它有一个特点,原来在南塘村,这里有一个水塔。水塔抽了地下水之后,双透村村部的东南面这一块,地沉降了80厘米,我听老百姓说大概沉降了80厘米,所以说这一块地方一沉降以后下雨天这一块地方肯定都是很容易淹的地方,是这样的情况,不是说这个水沟没疏就淹了,这个水沟疏了就不淹了。”

      在箬横镇农办,记者也得到了同样的答案。

      温岭市箬横镇农办副主任陈晓君:“整块地都是低洼地势。如果下大雨的话,可能会存在,水沟也不大,排水的力度也不会很大。不只是这个村,其他村也会存在这个现象。”

      而对于低洼地排水难的问题,相关部门并非不知情。

      温岭市箬横镇五水办主任叶龄芳:“这块地势比较低,我一直建议双透村的村两套班子,能不能想一个办法,把这两块地就是从河道里疏浚的泥,疏浚的弃土,填到这一大块土地里面去,让这个土地增高改造以后防止洪涝。我跟村两委也提过这么一个意见,我虽然是这里的五水办主任,但是我不能直接跟他们强制他们要做什么?我希望他们,目前的话,我们八份浦这条浦还没有疏浚,我一直提议八份浦给它疏浚一下,把这个土输到这个地方去。”

      温岭市箬横镇农办副主任陈晓君:“如果有的低洼地的话,你的地势比较低的,不利于排水的,可以向我们这边报备。我们尽量如果有河道疏浚的话尽量把他的低洼地给抬高,然后抬高低洼地也是我们一直想做的事情。我们自己走过去了解是比较难的,一定要村里主动向我们反映,我们才可以安排措施抬高。”

      村里的排水沟疏浚是村里自行决定,沟渠日常保洁工作也由村里管,那么工作若没有做到位,又该谁来监管?

      温岭市箬横镇五水办主任叶龄芳:“监督的话好几个部门都可以监督保洁,是新农办在管河塘的保洁,我们五水办再督促。没有管好。我们中午也去看了一下,我就已经督促块状管理区。督促村里面要把这个水沟给它管好。”

      在现场查看后,镇农办也认为村里的日常保洁工作不合格,随即安排人员现场对沟渠的垃圾进行了打捞。

      温岭市箬横镇农办副主任陈晓君:“这个村里面照现在目前的情况来说的话,是没有做到位的。后期的话,我们肯定会跟他要求村里,排水功能一定要做到。”

      主持人:对于这条沟渠,是不是小微水体,是否应该清淤改造,可能还有待商榷。但这里地势低洼,需要“排涝水”是不争的事实,那么,谁来驱动,谁来牵头,谁能担当?让我们不解的是,当地五水共治部门,明明清楚存在问题,却为何坚持要求村子里提出报备?答案,恐怕就在当地五水共治部门的回应里:我不能直接强制他们做什么?表面上,这是一个“伟光正”的答案,可潜台词却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然而,“排涝水”是“五水”之一,难道不应“共治”,这不是相关部门的职责所在吗?按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村民委员会协助乡、民族乡、镇的人民政府开展工作”。这句话显然明确了地方政府与村级组织之间的关系,前者为主,后者为辅。十九大提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在这里恐怕也存在“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错位。2014年,省委省政府提出“五水共治”决策具有“深化改革惠民生”的深远意义,基层部门切莫把“惠及民生”,偷换成了“自力更生”。

    文章来源:台州深观察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