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大民讨说法

椒江: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 化解矛盾促和谐

大民讨说法 责任编辑:泮昊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11日 09:22 阅读次数:46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2018年12月20日下午,椒江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故意毁坏财物案件。案子虽小,却不简单,这是又一起通过椒江区人民检察院推出的《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加速刑事和解的案件。在这个制度实行的一年多时间里,十几起轻微刑事案件,矛盾提前化解,双方当事人握手言和,实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被告人李小琴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

      法槌落下,缓刑的判决,让李某某重拾了生活的信心。今年7月,他到一家汽修厂做喷漆工上班,才过三天,不想做了。

      行为人 李某某:“因为天气热,工钱也的确少,我确实不想做了,然后就是希望把他之前的,我给他做的工钱结给我,他不肯你知道吧?”

      明和汽车钣喷快速处理中心老板 周明和:“我说叫他把这辆车做完,才工资给他,后来就没有音信。过了两天就,就打电话威胁我,说要我给钱,我都叫他把车子处理好了,还是不干。”

      老板的要求并不过分,但是,李某某却觉得老板就是故意为难他,不想给他钱,但自己又不想把活继续干下去了,怎么办?我换个方法“要”回来。

      行为人 李某某:“不肯给之后,然后就隔了一天晚上就想去把他车划了,反正划下车,他也是做油漆的,我也是做油漆的,就把油漆重新搞一下,就没什么问题了。”

      7月23日深夜,李某某潜入汽修厂用钥匙划了奥迪,路虎等4辆汽车的车身,觉得自己的工资“讨”回来了,便离开了台州。李某某自认为的出口气,没什么大不了的观念,在半个月后,警察把他从温州带回来的时候,发生了变化。

      椒江区人民检察院 侦查监督部主任 程英丹:“造成汽车的损失是蛮大的。经鉴定价值是两万三千余元。这个呢,就涉嫌了刑事犯罪构成要件了,涉嫌了故意毁坏财物罪。”

      行为人 李某某:“我当时就不懂,你知道吗?说后来他们跟我一说,他说你划了人家车没有,我一想就说那个事啊,就说,哦。我就把事情的经过,警察抓到我之后,就是我所做的把它全部说清楚了。/如果会犯法我就不会去做那种事了,你想想这也不划算,为了几百块钱,后面你要赔偿人家那么多钱。”

      案子不大,但对李某某来说,要承担的法律后果是不轻的,后悔已经晚了,按照法律规定,两万多元的涉案金额,如果双方协调不下来,李某某是无法被宣告缓刑的。那么,现在双方是如何协调的,是什么促进了案件的快速审结呢?

      因为几百元的工资,划了老板汽修厂的四辆车子,李某某因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被依法提起公诉,最后法院从轻判决,这是为什么?原来,检察院经过审查,认为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属于轻微刑事犯罪,嫌疑人认罪态度较好,且是初犯,本着宽严相济,治病救人的原则,争取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经过考虑,经办检察官程英丹认为,这个案子可以用《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来提前化解矛盾,优化审判效果。

      椒江区人民检察院 侦查监督部主任 程英丹:“我们区公检法有一个联合发文的赔偿保证金制度,轻微刑事案件赔偿保证金制度。而且这个制度也经过我们省公检法司一个联合发文精神跟我们椒江区联合发文的精神是完全一致的。那么我们也将它告知,有这么一个赔偿保证金制度的这个规定,征求他的意见是否需要适用。”

      《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是指公安机关侦查、或检察机关审查逮捕、审查起诉的犯罪嫌疑人有赔偿意愿且有赔偿能力,但因被害人或其家属的不合理诉求、或因双方矛盾激化等原因而未能达成和解协议的轻微刑事案件,在犯罪嫌疑人缴纳一定数额的赔偿保证金后,公安机关可对其取保候审、检察机关可对其作出无逮捕必要不批准逮捕决定或变更为非羁押强制措施的一种办案制度。也就是说,在严格的限定条件下,即使没有达成刑事和解,如果犯罪嫌疑人缴纳了赔偿的保证金,也可以对其不予羁押。既优先保证了轻微刑事案件中受害方的利益,也对犯罪嫌疑人有一定的挽救教育功能,对双方有利。程英丹检察官先后和犯罪嫌疑人李某某,以及修理厂老板周明和进行沟通,向双方告知、解读了《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

      行为人李某某:“这肯定是犯罪了,不犯罪人家肯定不会判你刑,是吧?后来我就跟我哥哥商量,我说那个事情必须把钱赔给人家。然后我哥就答应帮我了,就把23000多块钱赔给了人家。给人家,然后就拘留了14天,然后就保释出来了。”

      李某某通过家人的帮助,支付了足额的赔偿保证金之后,被取保候审,重新获得了自由,也吸取了经验教训,为自己的冲动犯罪后悔。

      罪犯 李某某:“保释出来之后,现在就开始新的生活,反正这种事嘛,以后就不要去做了,是真的,最起码你有这个自由,把那些钱以前的损失给补偿回来,或者说再警告一次,这种事就别去犯了。”

      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的实行,让李某某为自己的错误买单,得到了弥补过失的机会。而作为受害人的汽修厂老板周明和在检察院告知刑事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之后,也认可了这个办法,并在短期内获得了足额的赔偿。

      明和汽车钣喷快速处理中心老板 周明和:“就说把我这个经济损失赔偿过来,交给检察院这个账号上面。我说这样,我还是比较有放心,比较有保障,毕竟是检察院是国家政府,对我老百姓是很大的一个帮助。后来,过了十几天一个星期就钱就已经打到我账号上面了。/我就不想追究他太多,只希望他以后在出去的时候,有悔改,就说以后处理事情比较稳当一点,不要再冲动对他人造成伤害。”

      案子结了,双方握手言和,老板的经济利益得到了保障,前员工也受到了惩戒,但生活还能基本正常地继续下去。现在李某某已经在浙江温州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打工弥补自己造成的损失。我们相信,今后他在工作中会更加心平气和一些,遇到事情会更加冷静一些。给知错者机会,因为这个制度,法律多了温情的一面。那为什么司法机关要出台这样的制度呢?

      在实际案例中,很多轻微刑事案件都没有达成和解,其中原因复杂,或是行为人自认动机正义,或是行为人有赔偿意愿,但被害方坚持要对方坐牢,不同意和解,或是漫天要价,行为人难以满足。其中,缺乏信任是重要原因,而这个案件当中,椒江检察院依据《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在执法者的角色之外,当了一回老娘舅,构架起信任的桥梁,给涉案双方带来了保障和便利之外,也为检察官更妥善地处理轻微刑事案件提供了依据。

      程英丹检察官说,被害人为达到不合理诉求缠诉闹访,导致矛盾激化的情况,在刑事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出台前,一直存在,这是检察官办案过程中的难点。

      椒江区人民检察院 侦查监督部主任 程英丹:“轻微刑事案件赔偿保证金制度出台之前,我们在办理轻伤害案件啊,过失犯罪案件这些轻微刑事案件的过程当中,往往受制于嫌疑人和被害人双方没有达成和解,那么为了避免被害方的缠访,闹访的情况,我们可能受制于这一块。就会对犯罪嫌疑人作出批准逮捕的决定。”

      今年11月,学习推广“枫桥经验”纪念大会在浙江绍兴举行,梳理这个《刑事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我们会发现,它正是契合了“枫桥经验”的“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实现捕人少、治安好”的精神内核。

      《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起草人 徐敏检察官:“比如说交通肇事啊,还有就是那个故意轻伤害这种案件,基本上都是涉及到赔偿的一个问题,但是呢,审查逮捕阶段属于刑事诉讼程序的比较前端的这样一个环节,而且办案期限也很有限,只有七天,那么在这之前达成刑事和解是其实是非常难的。但是是否达成和解,又是我们作出是否逮捕决定的一个最关键的因素,所以在那样的情况下,可能更多的会考虑暂时对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

      《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起草人徐敏检察官告诉记者,在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出台之前,轻微刑事案件中,对犯罪嫌疑人审查逮捕后,并在七天内达成和解,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一方面,犯罪嫌疑人被依法逮捕,对个人家庭生活会造成重大影响,另一方面,被害方的损失并未得到补偿,生硬地按照法律流程走,容易造成矛盾的激化,两败俱伤。因此,椒江区人民检察院开始探索一种更好的解决方法,保障双方利益,把矛盾化解在前端。

      《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起草人 徐敏检察官:“所以我们在办案过程中也想要寻求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法,比如说那个刑事和解没有达成,是不是有一个其他的路径解决化解矛盾这个问题,所以我们就探索建立了赔偿保证金制度。/那么如果说犯罪嫌疑人有赔偿意愿,并且有赔偿能力的,那么他可以预交一部分的赔偿保证金到指定账户,这样一来呢,被害人这边赔偿也有了相当的保障。那么我们就可以考虑对犯罪嫌疑人不批准逮捕。”

      受害方赔偿金就位,犯罪嫌疑人不批准逮捕,在双方权益都得到保障的情况下,检察院再跟踪促和解,那么在短时间内达成刑事和解,就变得相对轻松一点了。徐敏检察官说,在制度实行的1年多以来,整体情况还是很好的。

      《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起草人 徐敏检察官:“是在2017年的5月份推出的,当时确实是全省首家,是原创的。这个制度试行大概有一年,一年半多了啊,我们已经对十几个案件适用了这个制度,从事情的情况来看,已经作出终结性处理的八个,就八个案件里面有两个犯罪嫌疑人就已经被做不起诉处理,然后另外六个,还有六个在法院判决的时候都宣告缓刑的,因为所有的案件都在后续的诉讼程序过程中都达成了刑事和解。刑事和解的这个效果就是化解矛盾,体现被害人的赔偿更有保障,也能够及时获得救助或者是补偿。”

      徐敏检察官告诉记者,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在化解矛盾纠纷和社会重大风险方面效果明显,具有正面的导向作用,但是在实行过程中也存在着一定的困难。

      《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起草人 徐敏检察官:“那我们这个制度推出来比较新,可能在这个沟通当中啊,因为我们必须要跟犯罪嫌疑人和家属,包括被害方进行沟通,那么他们可能就会有一些理解上的偏差。因为我们,我们这边需要犯罪嫌疑人这边要交保证金,那么,我刑事和解没有达成,你就让我交钱,他可能会有点想法。那被害人这一方呢,钱没有直接赔到我手里,虽然你说放在指定账户,但是我没有看到对吧,那你这边又要放人,他可能就会有不安全感。”

      虽说《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推出已经一年多了,但是对于普通群众来说,因为平时接触少,所以不了解。实际上,对检察官来说,在办理轻微刑事案件中去落实这个制度,需要投入比按正常程序办案更多的精力,去做释法说理的工作。当然,检察官们的辛苦付出,也得到了各方面的肯定。

      《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起草人 徐敏检察官:“我们这个制度推出之后也获得了上级院和其他有关部门的关注,并且也给予了比较高的评价,那么浙江省人民检察院2018年8月份联合省高院,司法厅和公安厅联合发文,就是以我们这个椒江检察院的这个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为蓝本出台了轻微刑事案件的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相当于是做了一个全省的推广,实施以来,这个成效也是都是能够看到。所有案件的当事人都能够最大程度的获益,所以我觉得未来还是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再说这个省直各单位推广的话,受众面更大,公众了解的程度也会更广更深的样子,所以适用的阻力这一块,我觉得未来可以不用再像之前那样,去做大量的工作。”

      从案件双方当事人角度出发,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把案件当事人的利益摆在第一位。《损害赔偿保证金制度》,结合枫桥经验,因地制宜,告别曾经的“以捕促调”,选用全新的“以保证金促和解”,把矛盾化解在前端,给失足人员一个悔过的机会,不仅是挽救一个人,一个家庭,也让更多的人回到理性、平和地处理矛盾纠纷的轨道上来。

    文章来源:大民讨说法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