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影视文化频道 > 阿福讲白搭 > 讲白搭

黄岩:一场大雨葡萄大棚变水塘 究竟是什么原因?

阿福讲白搭 责任编辑:陈胜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12日 14:25 阅读次数:92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每个时节都有应季的水果蔬菜,7、8月份是葡萄上市的时间。在黄岩绿源村(原东岙村),有几十户村民以种植葡萄为生。今年他们也早早地就在葡萄大棚里忙碌起来,盼着到时候能有个好收成。没曾想前些天的雨一下,葡萄大棚被淹了,让他们心都拧着疼。

      黄岩绿源村附近,马路两旁种植着两三百亩的葡萄。从外面看,一个个白色大棚沿路整整齐齐地铺开,配上背后的青山和雨天,有一种别样的美。可走到大棚里,看到的却完全是另外一种景象。

      黄岩绿源村村民:“全都淹完了,每户都是这样的,天放晴的时候,叶片会全都没用,葡萄都会没用了。损失多少惨重,我们一年白辛苦了。可以说明年都没得收成了,把这个葡萄弄得。”

      村民们的大棚变成了水塘,一棵棵葡萄树,根部完全浸在水里。在大棚里走一走,水深的地方甚至能没到大腿处。

      下雨天,水多一点是正常的。可像这次的雨量,村民们告诉记者,大棚里并不至于水满得这么严重。他们觉得是近期河道附近在施工,影响了排水。

      黄岩绿源村村民:“这边在建房子,我听别人说的,说他们把河道堵了一些,桩打在河中央,淤泥倒在河里把河道堵了。”

      村民们说,大概一个月多前,河边开始有建房子的迹象,河里也被打上了桩。村民带着记者来到河边,河中确实有几根桩立着,还有野草卡在桩前,流不下去,不远处有一台挖掘机正在雨中工作。

      黄岩绿源村村民:“上次堵到这里了的,就剩四五十公分了的,来挖了一次,才挖成这样的。这里桩打着的地方,那边起码本来有两米是河的,下面本来是深的,现在就剩四五十公分了,深度不够,水根本流不过去。垃圾流下来会卡在桩上,水根本流不动了。”

      按村民们的说法,这条和田地紧挨着的河,本来没有这么窄,但是施工工程填埋了一部分河道,导致能流通的水变少了,现在挖掘机就是在紧急挖出河道。

      在现场,记者见到了一位北城街道的工作人员,正在工作的挖掘机是他叫来的。他证实了村民们的说法。

      北城街道工作人员:“临海山陈人要建房子,桩打在老河里,桩是已经打了,但是填了的地方他挖也挖了的,但是挖得可能不够大,水位还不够,所以我们北城街道过来挖一下。”

      不过,这位工作人员也说,虽然河道变窄,但大家的葡萄园被淹,不一定是这个原因。

      北城街道工作人员:“你要先看一下,葡萄园水满起来,是桩的原因,还是水位的原因,雨量的原因,这个我们也没法说。你们去竹岭那里看看,竹岭那边水也很深。”

      村民们觉得,是河道的不合理施工,导致葡萄大棚被淹严重;街道工作人员说,不止是施工这一区块,河的其它部分,水也很满,可能是雨水量过大的原因。记者联系了这条河的河长,北城街道党工委副书记颜宏向他了解情况。

      北城街道党工委副书记颜宏:“一个是净土岙村的农民建房,还有一个是临海山陈村的农民建房,这个对河道都是没多大影响的,总体来说以前都是这样的情况。我问过了,去年其实也一样的。”

      颜副书记说,河道附近的施工对这次积水没太大关系,而是跟放闸有关。

      北城街道党工委副书记颜宏:“竹洞下水是流到下埠闸口的,再流到永宁江河道里去,因为昨晚暴雨,永宁江下埠闸口,我们大概是五点半开的,但是永宁江那边水位高,它们的闸是七点半开的,我跟防汛办联系过,永宁江那边水位高,我们这边水就流不出去。现在永宁江已经在放水了,估计过一天左右,水可以都流出去。”

      另外,接着了解到,这条水系自身的构造,决定了它目前就是无法很好地应对大雨量天气。

      北城街道农业办公室主任李再林:“这个主要跟水系有关,东岙村(现绿源村)的竹东下河是汇入江北渠道的,江北渠道是人工渠道,高差不大,它原来是灌溉渠道,平时水流流还可以,但是一旦要排洪,它是六十年代造的,达不到目前排涝的要求。”

      记者离开大概三个小时后,绿源村的村民告诉记者,水位下去了大概10公分,不过这一浸泡,让葡萄也受到了挺大的影响。葡萄树被水淹了,肯定是要影响收成,阿福认为,事情既然出了,怨天尤人也不是办法,现在关键是采取措施,尽量减少损失,该排涝的排涝,该治虫的治虫,也可以请教当地的农技专家具体怎样做。接下来下大雨的天气肯定还有,怎样避免葡萄大棚再次被淹,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河道是不是挖深挖宽点,闸口放水是不是考虑更恰当的时机,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排洪渠道是不是可以修一修。如果这一次被淹了,现在亡羊补牢,以后都能不再被淹,那么,坏事可能也就变成好事了。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